China中国轻小说

第十八章 混乱

作者:浣大虎 更新时间:2020/7/18 23:30:17 字数:3031

物种 第十八章 混乱

“报告,目标已经离开建筑。”

“撤退。”

见楼顶的属下报告后泽卡摘掉了微型对讲机,并蹲在了戈尔的跟前。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泽卡打算好好品尝一番肉食种的滋味,而泽卡也并不担心会因为逗留太多时间而被警察发现。

因为在泽卡享受完这一切之后,所有的线索和这个房间都会在数分钟之后与那雄伟的“比萨高塔”一同坍塌,在没有任何人注意到的一瞬间。

如果那些烦人的警察真查到这个旅馆里来的话,这个肉食种小鬼也早就被送到目的地了。

至于这个旅馆不过就是伊亚家小手一挥买下来的东西,丢了就丢了也没什么损失。

不过考虑到情报泄漏问答还是叫人给烧了吧,至于人手问题就只能再拜托一下我们的雇佣兵先生了,毕竟伊亚家的人可不能碰太多黑活。

况且那位雇佣兵先生还有把柄在我手上,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不过话说回来既然都选择成为雇佣兵了居然还没有摒弃感情,真是可怜至极。

当然如果雇佣兵先生能在下次任务中多做掉一些警察的话,我也会考虑多给他一些报酬的。

至于他想救的人,估计当他老死的时候也不可能见到了吧。

蹲在戈尔身边的泽卡正欣赏着,这被赫斯克纳家称之为荣耀的肉食种。

“啊!”

瞧瞧这粗壮的手臂,结实的身躯就连皮毛上的线条都是那么的完美。

此刻泽卡纤细的手不停游走在戈尔身体的每一寸。

这幅身体仅仅只是喂着和下人们(草食种)一样的饲料,就能轻松的长出覆盖全身的低脂肌肉还不需要过多的运动。

而且每一块肌肉的触感都是那么的铿锵有力,这就是所谓的荣耀吗?

“啊!多么美丽。”

泽卡将沾满戈尔气息的双手贴在了自己的脸上,一只在放鼻腔边不停吸取、一只放在在嘴边疯狂的舔舐。

陷入陶醉中的泽卡当然也注意到了佣兵先生为戈尔重新包扎过的绷带。

或许莫泽会自认为做的不错,但泽卡此时只想抱怨这个做事细腻的佣兵为什么要给戈尔的伤口进行包扎。

这使得泽卡不得不亲自用手将戈尔暂时止血的伤口给挫破。

泽卡凭借着丰富的经验、精准的控制在戈尔左手上的旧伤处开了一个小口,一小股新鲜的血液也缓缓流出。

泽卡知道戈尔可能会有失血过多的风险,所以特地压制了自己对“美食”的欲望。

而这个伤口也会在两分以内止血,至于那一小股的血泽卡则是装进了试管,方便保存。

虽说在这次之前,泽卡也曾多次以研究员的身份前去利坦市的收容所见过戈尔,但因为收容所过于严密的安保措施他只能隔着玻璃窗欣赏这件“艺术品”。

泽卡也去过菲啼国其他地方的收容所但也都没有近距离接触机会,泽卡也考虑过去国外碰碰运气但最终结果都是一样的。

直到“维塔市物种馆”的出现才满足了泽卡的诉求,其所推行的握手券、合照券、拥抱券等等,泽卡都会在第一时间抢购,但经常会遇到一秒售空的情况。

于是为了能摸到肉食种,泽卡动用了伊亚家的特权来进行购买,可还是会有买不到券的情况。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泽卡私下打听了情况,却得知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竟然是赫斯克纳家的人,而他们抢票的原因竟然是为了事先做好见戈尔的准备。

“就这?!”

在知道赫斯克纳家抢票的原因居然是因为这种荒唐至极的理由时,泽卡狠不得马上用枪崩掉他们的头。

在泽卡看来每一个肉食种都有独特的魅力,这种魅力是源自肉食种体内野性的芳香,这绝不是你们这群恶臭的草食种能够衡量的!

可势单力薄的泽卡并没有办法对付赫斯克纳家人,渐渐的泽卡的欲望变得几乎病态。

泽卡在也没法像从前那样靠着一张握手券就能开心一天了,现在的他想要每天都能见到肉食种、想要肉食者的皮毛、甚至是想要肉食者的指甲。

最后泽卡借助了泽谷的力量得到了属于自己的肉食种。

泽卡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试管里的血好一会后,又带上了对讲机。

“行动。”

这时一群黑衣人闯了进来把戈尔装进里便携式旅行箱,并在这个房间内逐一安放了炸药。

待一切安排妥当后,黑夜人们在旅店的更衣室里更换了便装伪装成了市民,而泽卡则大摇大摆的提着旅行箱从正门走出了旅馆并座上了恭候多时的专车。

这辆车是事先准备好前往维塔机场的,但遗憾的是这次泽卡并不能同戈尔一同前往了,因为这是族长泽谷的命令。

这辆车会在中途的地下通道短暂停留,而泽卡则需要在那里搭乘另一辆车,前往利坦市。

虽然泽卡对泽谷故意将戈尔和他拆开这件事耿耿于怀,但为了大局泽卡也只能选择隐忍了。

毕竟为了得到能实现欲望的力量,泽卡现在必须听命于泽谷,否则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将化为泡影。

不过泽谷的命令只是让我不能和戈尔在一起,也没说我不可以从戈尔的身上取走东西啊。

泽谷从上衣的内包里拿出了那只装有戈尔血液的试管,放进了车载冰箱。

至于冰箱里装的酒泽卡全都随手扔出了窗外,因为泽卡认为酒只是那些虚伪之人用来装作优雅的工具而已。

况且酒这么难喝的东西,既没有饮料那么甜、又没有牛奶的营养价值高,每年的销量还远远没有比不上。

真不知道那些喜欢喝酒的人,是喜欢和乙醇这种有害物质缠绵呢,还是喜欢借着乙醇这种不违法的东西体验眩晕感的呢。

这种垃圾怎么能和我的“美味”相提并论。

泽卡一想到再过一段时间就可以独自一人身着正装坐在餐桌前,用戈尔的血配上沙拉酱淋在他最喜欢的培根三明治上时,脸上不禁流露出了幸福的神情。

在泽卡还在颅内高潮的时候,泽谷已经坐着另一辆车到了。

“喂!喂!”

车门外大喊的泽谷见泽卡像个傻子一样的座在原地无动于衷就来气,于是吩咐司机把另一边的车门打开后,直接一脚把泽卡踢出了后座。

等头着地的泽卡再回过神来时泽谷早就坐着车走了。

“艹!”

泽卡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了,却发现自己的脸被磨破了皮还流着血,直接不顾形象的朝着泽谷离开的方向破口大骂。

不过得多亏泽卡张开了嘴,不然整张脸就只能看见鼻孔了。

原本就把泽谷记恨在心的泽卡经过了这件事后下定了决心,只要再让他见到泽谷一定要把皮给他活扒了!

就在泽卡气的手舞足蹈时,方才莫泽给的表从他的兜里掉了出来。

泽卡捡了起来看了看才发现原来这表的作工还挺精致,都赶上自己的那块了。

虽然泽卡很想要但想了想这是泽谷的东西还是扔了吧,便随手把表扔进地下水槽。

“砰!”

可谁曾想这该死的表竟然在泽卡扔出去的半空中爆炸了,而这一下可算是把泽卡的魂给炸没了。

泽卡连忙爬上了车并关门,看了看车辆四周。

索性并没有人在周围,不然这事一定会暴露给警方的。

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下被警察给抓住了,那可就只能糟糕透了。

不仅泽谷的计划会被全部打乱,泽卡自己的计划也会全部付之东流。

不过就算是被就警察发现了泽谷应该也有办法帮忙摆脱嫌疑吧,想到泽卡的脸色稍微有了些好转。

驾驶座上的司机见泽卡又气又无奈还灰头土脸的样子实在有些滑稽,便把准备在车里的毛巾递给了泽卡。

接过毛巾的泽卡对着自己的脸上就是一顿猛擦,可这一张毛巾根本不够用。

一瞬间这洁白的毛巾直接被染成了泥土的颜色,天知道那通道里的灰究竟是屯了多久。

这不泽卡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好不容易把脸给擦干净了,中途还换了好几张毛巾。

就在泽卡忙活的同时司机也随即发动了引擎,向目的地进发了。

至于莫泽那块表本是泽谷给的一个遥控定时控制器,是用来切断整个维塔市的监控系统的。

而它被设定为使用了两次后就会在10秒后自毁,看样子泽卡是在被踢出后座时不小心按到了。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泽谷正打算拿一瓶红酒慢慢享用时,却发现车上的酒竟然全都不见了。

“司机,酒呢?”

“抱歉,走的太匆忙忘记准备了。”

司机自然是听懂了泽谷的话,但他总不能因为这件事而得罪了泽卡,毕竟想在伊亚家多体面一天就必须要学会察言观色。

泽谷听司机这么回答自然也猜到了是谁把冰箱的酒给弄没了。

因为泽谷的司机每天工作的第一件事就是备酒,况且这些酒都是提前准备好的只需要搬上车就行,所以他们是不可能会忘记的。

但现在泽谷确实有些口渴,无奈之下只好先拿冰块代替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iOS版APP 安卓版APP
菠萝包China中国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